秦淮岸边游

世不可避

雨水


突然有点灵感写出来的东西……

一,

“都小心一点啊!”
黎簇坐在面包车车顶,冲下面一众搬货出后备车箱的伙计们喊道。

今天是他来到福建的第一天,也是他正式干土夫子这一行的整整六个月。

“出道半周年快乐!”
黎簇在心里默默想,咬了一口在村头买的发糕。发糕做的非常细软绵密,入口即化,持久留香,非常有潜力去参加中国有厨师。

他就着发糕的甜腻,又想起了他远在天边的金主爸爸——李老板。
李老板原来是一个非常有关系的企业家,但最近他的资金链劈了叉,在巨额高利贷的重压下,他找上了黎簇。
归根结底,他算是黎簇的干叔叔,嗯,八杆子打不着的干叔叔。也就冲着他和他爸的交情,黎簇愿意接这个屎盆子。

李老板急需一笔巨款,但他不想接触这个圈子的人,于是他让黎簇做他的中介。三周之后,黎簇需要带出价值几千万的明器,而作为交换,李老板会给他提供一切有关他爸的消息,甚至是百分之四十的股东权。

“黎簇哥,咱们落脚的地方都收拾好了。你看咱们什么时候去夹喇叭?”

“不急。”
黎簇将头顶的墨镜拨弄下来,扬起下巴望了一眼阳光灿烂的远方,“等筒子回来。”


几分钟后,远处的山坡上窜出了一个人。
来者身材佝偻矮小,非常精瘦,但是个年轻人,比黎簇大不到哪里去。
他手里端了一架无人机,待走近,将无人机上装的相机抛给黎簇。

“唉——”
筒子看着黎簇查看相机的脸,深深叹了口气。
他觉得黎簇真惨。

据传说,黎簇曾在高中的时候被一个老板绑架带进了一片沙漠。他们一起骑过骆驼,坐过皮筏艇,一起脱光了在湖里洗澡。
据传说,一个偶然的机会,黎簇离开了那片沙漠,但他没有举报那个老板,他又回去了,回到了那片荒凉的沙漠。
据传说,黎簇后来落入了一个神秘组织手里,他为了不出卖那个老板,甘愿被折磨得断手断脚,带着他与他最后的倔强抗争得头破血流。
据传说,那个老板后来找到了他要找的人,他俩归隐田园,黎簇从此与他老死不相往来。

“在最好的年纪失去最爱的人,曾经往事空做笑谈。”
筒子发出了第二声叹息,他出道之前就是个文艺的人,当然现在他也是。

黎簇瞟了他一眼,他觉得这人有病,老爱说先莫名奇妙的话,老爱盯着自己看,然后露出那种特别深沉暧昧的眼神。
“女孩子老盯着你看就是要你亲她呀。”
他脑子里忽然窜过这句话,被惊得一哆嗦。
男孩子应该不算。
他拍拍胸口安慰自己。

他刚刚看照片,都非常模糊。这种无人机不好隔太近拍,但隔远了像素又不好。
他发现吴邪应该是有女朋友了,但他看不清那人的脸,只能看到身形,非常高,跟吴邪有得一比。
亏他以前还一直以为吴邪喜欢那种小鸟依人型的。
不过现在也说得过去,黑社会大佬嘛,喝最烈的酒,把最烈的人,这才够炫酷。
看来吴邪的马子可能是个小辣椒。
黎簇暗自揣摩。

以他的能力,三周之内带出几千万的明器是不可能的,他需要一个强有力的跳板,让自己上天,与太阳肩并肩的那种。
但他对吴邪的感情很复杂,当然,这种复杂绝不是道上传说的那种。
首先,吴邪欠自己钱,十万。
他当时就没有给,现在找他办事,事后更不会给,说不定自己还要倒给钱。
其次,他知道吴邪对自己有愧疚,如果自己开口,吴邪极有可能会帮他。但他不想这样,他想让吴邪知道,当年他在最后把自己踢出局,这个决定有多蠢。
归根结底,他想让吴邪正儿八经看自己一眼。不是像以前跟看块砖似的,哪里需要就撂哪儿了。

“他现在在哪?”黎簇晃了晃手里的相机。
“今早出去了。在村尾的一户人家家里。”
“他马子呢?”
筒子愣了一下,道,“在家喂鸡。”
“好。”
黎簇一手攀住车窗顶,身子往下一跃,像条泥鳅般滑进了驾驶座。
“你们几个,帮我把他马子绑了。我现在去找他,当面谈谈。”

评论(27)

热度(135)

  1. 芙蓉著秋雨秦淮岸边游 转载了此文字
    求求了请大家看看这篇神仙写文!!太妙了!!【微博摸过来的我文盲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