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岸边游

世不可避

北归异闻录

[03]

回程的路上开始堵车,原本一个小时的车程我花了两个钟头才到。
这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了,他大概会觉得我在电话那头跟他说的那些今晚会回去的话又是在骗他。

我推开门家门,注意到饭桌上有几个罩子,以前他给我留饭的时候就会把这些罩在上面防苍蝇。
现在罩子下面已经空了,大概饭菜都被倒掉了。我寻着洗碗的声音靠近厨房,他果然在里面。
“干嘛倒了?我这回来还没吃。”我预想这样说能缓解一下气氛,关于另一个“我”的出现我暂时找不到合适的措辞开口。
“菜坏了。”他闷声道。
我感觉被噎了一下,又止不住的心酸。
我走到他身后抱住他,“我以前是不是对你太坏了?要不然……要不然你怎么就发现不了?”
我这话说得含糊不清,其实更像是在问自己。如果我之前给他的都是蜜,忽然给他苦胆他一定会发现端倪,但如果我之前给他的就是苦胆,只不过这回换成了苦参,他或许只会觉得我脾气又上来了。

我把脑袋埋在他颈窝里,他洗了澡,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我磨蹭之间将他的领口往后拉了一下露出了肩背。
那里淤紫了一块,看形状是被牙齿咬出来的。我将嘴唇贴上去,他便颤了一下。

“吴邪,”他一边转过身一边很轻地推开我,“别玩了。”

那一刻白织灯的光照下,排风扇呼啦呼啦地转着响,空气安静了很久,我看着他的眼角逐渐湿润起来。
他飞速地眨了两下眼睛,又恢复如常。
整个过程都很快,如果我当时没有注意或许捕捉不到他的难过。
“……没有的事,”我凑近他,把U盘塞进他手心里,“没有的事。你先看看。”


视频我只拷了那个人消失的片段,其余一律没拷。我发自内心地不愿他再次面对那些事情,虽然我知道他不是会选择逃避的人。
我在书房外头等他看完,觉得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就推门进去。

他坐在电脑后头发呆,屏幕上静止着那个人笑得飞扬跋扈的脸。
“我会让他还你的。”我看着屏幕向他保证道,“他废了。”
他没有接话,沉默了一会儿又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
我拉过一把滚轮椅在他旁边坐下,忐忑道,“老实讲……你觉得我怎么样?”

他看着别处道,“挺好。”

我在心底骂了一声。
我很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绝对说不上好。他那么薄凉的一个人会觉得我好,大概是认为我对他好又或许是真的动了心。我看着他的侧脸,满脑子都是他曾经凑过来亲我的时候那种亮晶晶的眼神。
我忽然又想起刚才在厨房里他的神情还有这两天我对他的态度,忽然觉得那个人真该死,我也差不多。

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身子前倾与他贴着额头,“早点睡吧。我回来了。”
他眨了一下眼睛,别过脑袋抱住我。
我感觉心跳漏了一拍。


第二天清早,我是听到浴室洗漱的声音才醒来的,一看表是早上八点多。
很快,闷油瓶从浴室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户外装,一副要出远门的样子。
我四处看了看,墙角果然放着他的登山包。
“你要做什么?”我立马从床上跪坐起来,一把拉住他的胳膊,“那件事我们不是昨晚说开了吗?你是不是还在生我气?”
他摇了摇头,冲我淡淡道,“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他不是偶然出现的。”
我明白他的意思,只是觉得他的行动太快了,想必他一定知道一些我不清楚的内情。

“那你要去哪里?”我一边说着一边下床穿衣服,这种问题他以前都不怎么回答的,他以前要去涉险都不会让我知道,最多来道个别,大概是不愿意打扰我的生活。但现在不一样了啊,我得让他知道。
就在我准备推心置腹要说服他的时候,他却开口了,“回一趟东北。”
他顿了一下,用黑漆漆的眼睛看我,“你可以过去的。”
我稍微愣了一下。
这危不危险另说,他想我能和他一起去的意思我倒是听出来了。这么一来我心里舒服许多,很自然地答应了下来。


事后我打电话从王盟那要来了他的身份证,那是我年前托他去办的事情,虽然时间久了不止一点,但好在没耽误事。
几天后我们踏上了前往东北的火车,那是我第一次陪他回去,路上却是遇到了不少怪事。

评论(16)

热度(57)